快捷搜索:

南桥:海外华人抗疫中最大的问题是家长在添乱

  原标题:美国疫事|南桥:海外华人抗疫中最大的问题是家长在添乱

  星期五(4月3日)我打电话回家,家里人个个都很着急,说看到电视上,美国病毒传播十分可怕。我反复跟他们说我们这里是如何处理,我们自己如何防护。我也在写一些观疫抗疫的小文,转发给他们看,缓解他们的焦虑。我感到欣慰的是,家人后来只是给我寄口罩,而不多说别的,增加我们的恐慌。我为他们感到骄傲。我发现,和病毒一样传播得极快的,是人的情绪,尤其是我们这些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我们千万不能参与到这种焦虑的传播之中,尤其不要把情绪传播给孩子。

枣强赋谅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

  如果说病毒可以摧残人身体的话,这些特殊时期极速传播的焦虑情绪,摧残的是人的心理健康。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争分夺秒地发现、发明药物和疫苗,天气也会发生变化,新冠病毒的势头不会一直这么强劲。传染病终将过去,得病的一部分人会死去,很悲哀。但乌云的银边,是绝大部分会康复。心理健康康复起来则很困难,可能影响人的一生,而且不一定能够被及时发现。这些情绪也在无症状传播。在世界性疫情传播中,德国黑森州财政部长因为压力过大而自杀,此前日本也有官员为疫情自尽。这可都是见过大世面的成年人、政府官员,青少年可想而知。

  外交部表示,目前正把提供健康包当作首要任务来抓,源源不断地向中国留学生比较集中的国家调配50万份健康包,包括1100多万个口罩,50万份消毒用品以及防疫指南等物资。图为冰岛大使馆提供的健康包

  国内朋友看到的新闻和美国接触非常不一样。国内正规媒体由于不大接触个体的故事,也没有去深入采访,只去报道东抄西抄的数字,比如美国多少人感染,多少人死亡,纽约多少,加州多少,电视画面上运尸的各种恐怖画面,让国内留学生的家长濒临崩溃,一天一个甚至几个电话。

  不少不良自媒体尤其是海外中文自媒体为了眼球,故意渲染差异,比如美国小孩如何不听话,去海滩Party之类。美国人如何视生命为儿戏,仍在聚会之类。这是极少数的情况,在本地不负责任的人也一样被批评甚至被追责。事实上,美国的留学生和ABC们,对于事态的严重性,比成年人有更为深刻的认知。

  大家想想看,他们每天接到学区通知、学校通知、老师邮件有多少?它们无不在提醒他们保持安全的重要性。我出门散步,不小心和人距离近了一点,我女儿就提醒我保持“安全距离”,比我还清楚。她们平时在社交媒体也好,正规媒体也要,收听的播客也好,通过其他各种渠道,收到的关于安全的信息都是海量的,而且是海量的负面信息。家长不需要成天唠叨事态多么严重,外面多可怕。他们忘了洗手提醒是可以的,但是不要使用责备的口气,让他们觉得家长认为他们是白痴,什么都不懂。

  对于海外留学生来说,他们会收到当地政府、学校、诊所、国际留学生办公室、老师的各种更有针对性的信息。比如要不要回国,回国后能不能回来?国际留学生办公室会密切关注美国移民局的政策,并即时传达给学生。学生不明白的也可以直接去问。有的问题是非常具体的,比如多少学分能维持学生签证,网课如何计算,网课如何影响学分,离境多少时间还可以返回美国,等等。这些学校和移民局有规定,而且这些规定随时在变化。家长不要给海外小孩随便乱出主意。很多情况家长本人是不了解的。家长能对留学生提供的帮助,是舒缓他们已有的焦虑,让他们认真阅读学校的邮件。也有部分留学生不看邮件,只看中文的微信内容,这无助于他们及时应对变化,获得必要的资源。

  如果家长还不放心,那就来点实惠的,多邮寄一些防护用品过来,包括口罩和手套。我的家人朋友凡是提出邮寄口罩的,我一概答应。这个人情咱欠得起。如果学生自己用不掉的,鼓励他们分发一些给自己的老师、同学或邻居。从实用的角度考虑,周围戴的人越多,对自己就越安全。反过来,如果邻居家着火我们袖手旁观,不久着火的就是我们自己。

  另外,海外华人在一二月份买光了美国的口罩,出境游现在寄回来一些,分发给有需要的人,在道义上也是合理的行动。需要说明的是,眼下国内口罩生产比较疯狂,质量良莠不齐。口罩给别人的时候,不妨提前来个“免责声明”:称不知口罩究竟能提供多少防护,还请他们自己注意,自己判断使用。

  另外,建议学生少看中文自媒体上的胡说八道,它们有的就是造谣起家的,有的是被报道、查封之后,换了马甲重来。十万加的文章救不了人,不如学着使用所在国更为专业的信息渠道。作为课程设计师,我不久前帮我们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开设过一门课程,上面说了如何“自我护理”(self-care), 如何减压,如何发现希望,还有各种有利于心理健康的资源。中国学生遇到心理问题可能连家长都不愿意说,更不要说找人。家长应该鼓励学生向这些资源和机构寻求帮助。焦虑这种情绪问题,都是可以求助心理咨询的。会利用合适渠道寻求帮助的人,是能人,不是丢人。

  至于中外抗疫方法得失,中国的成功值得国人自豪。是否就是美国抗疫体制就不如人,不能轻易下结论。通常社会制度是对付社会常态的。我们不能用1%特殊时期的境遇,衡量99%场景下制度和做法的优劣。国外照搬中国也很难做到。比如特朗普曾想让纽约全州隔离,但是纽约州长明确反对。不过一旦动员起来,一旦规定成为法律,执行力度也是很强的。居委会去上门去做工作,可能费的是口舌。这边如果上的是警察,可能就不是费口舌的问题了。

  关于美国人不戴口罩的话题,确有文化差异,但是现在CDC也建议出门戴口罩了。戴口罩只不过防备的方法之一,应该说美国的防护建议更为具体,比如保持安全距离,超市买回的东西回家如何消毒,咳嗽应该对着胳膊,等等。这些“组合拳”用起来,效果应该更为显著。有的建议也已经吸纳了中国的经验教训,应该说家长不需要再绕过来反复强调,适当提醒即可。

  总的说来,各国针对疫情的做法,就好比PC、Linux、苹果等不同的操作系统在运行。有时候PC程序改编了能在苹果上运行,有时候不行,就得找苹果平台下相应的应用软件。学生应该因地制宜地面对问题,不该插手的不要插手,而要鼓励他们利用本地的资源和建议。否则的话,留学生就好比床头放两个闹钟,国内早晨七点也闹,美国早晨七点也闹,会让人发疯的。这不是帮助留学生,是在给他们添乱。

  对我们这些国外的青少年家长来说,情况也非常类似。关于问题严重性,孩子们是知道的。他们一辈子几年十几年,顶多是下雪时停课一两天,何曾见过全校、全区、全国、全世界停课的情形?只要不是智商有问题,孩子们都已经认可了问题的严重性。别看青少年儿童一开始会因为停课开心一阵子,很快他们就巴不得恢复正常,能和同学交头接耳,拥抱,约会,参加生日聚会,相互去各自家里留宿,一起打游戏,一起排练戏剧,一起音乐演出,演出结束后一起去某个快餐店呆个四五个小时。人毕竟是社会动物,隔离久了是很难扛的。他们已经够难的了,不要再用恐怖的消息恐吓他们,他们已经吓得够可以的了。他们相关信息是饱和的,甚至过剩,需要有东西中和。

  家长需要做的,是给他们适当的提醒和安慰,在家里增加快乐而不是焦虑。我周围我看到很多美国家长带孩子骑车、画粉笔画、做虚拟合唱团……尽量帮助孩子舒缓在家的压力和无聊。在他们同样无助的时候,尽量给孩子勉励、安慰、帮助、支持和资源,而不是作为焦虑情绪的二传手、放大器。这何尝不是做家长应有、常有的定位?

  (南桥:课程设计师、教育学者、译者、专栏作者,现居美国。)

责任编辑:郑亚鹏

原标题:印度新增确诊病例601例创单日最高增幅,最大贫民窟已现首报

  年报季,业绩对于上市公司的估值无疑最具“话语权”。

原标题:《长歌行》路透,迪丽热巴造型泄露,有一点可以放心了

原标题:养猫必备的几种物品

 近日,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的农业布局与区域发展团队在系统研究中国农田灌溉用水效率现状基础上,揭示了中国农田灌溉用水效率的时空格局变化:中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灌溉用水效率差距逐年缩小,空间溢出效应逐年减弱;东部地区农田灌溉用水效率显著高于西部地区,北部地区高于南部地区。该研究为我国农业用水区域精准管理和利用提供了重要参考。研究成果在线发表在《环境管理》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